面向世界科技前沿,面向国家重大需求,面向国民经济主战场,率先实现直播APP科学技术跨越发展,率先建成国家创新人才高地,率先建成国家高水平科技智库,率先建设国际一流直播APP科研机构。

——「新浪中医 站无不胜 百站百胜」

首页 >中国健美操协会网

传世sf

2020-05-30 16:42:38 传世sf
【字体:

语音播报

  齐宁一言不发,其他官员也都是低头不语,整个大堂寂然无声。  “前番我第一次来刑部,曹森对我甚是不恭,这事儿当时只有刑部的人知道。”齐宁含笑道:“所以曹森罪证的出现,不是为了真正想要扳倒他,只不过是想让我有理由出一口气而已。”  曹森来到堂外,见到众人目光落在自己身上,并无丝毫愧疚之色,反倒是大摇大摆进到堂内,过去站在了督捕司廖震身边,一副没事人的模样,不少人都是微微皱眉,便在此时,却听得呼噜声戛然而止,众人急忙瞧向齐宁,却见到小侯爷已经坐起身来,双臂举起伸了个懒腰。  曹森一听,脸色赫然变的煞白,本就已经直冒汗的额头更是冷汗直冒。  曹森忙道:“部堂大人,卑职.....卑职昨晚回家之后,确实......确实一直在查阅卷宗......!”  沈廉微微点头,也不多言。  齐宁转视达奚冲,淡淡道:“达奚冲,你还有什么要说的?”  “脂砚阁是什么地方,也不用我多说了。”齐宁道:“那里面有几十个姑娘,燕瘦环肥,风情万种,每一名姑娘都有一个牌子,这块牌子的主人,在脂砚阁里算是一个红牌。”将那木牌子掷到曹森脚边,淡淡道:“曹司审,你来告诉大家,这位姑娘相貌如何?”

  “也就是说,刑部主官可以去找首辅商议,也可以自行其是,是不是这个道理?”  褚明卫起身跪倒在地,神情肃然:“下官定当尽心追随部堂大人,若有异心,天诛地灭!”  “脂砚阁是什么地方,也不用我多说了。”齐宁道:“那里面有几十个姑娘,燕瘦环肥,风情万种,每一名姑娘都有一个牌子,这块牌子的主人,在脂砚阁里算是一个红牌。”将那木牌子掷到曹森脚边,淡淡道:“曹司审,你来告诉大家,这位姑娘相貌如何?”  “据下官所知,秋审处昨日并无大案要处理。”  齐宁微笑道:“如此说来,曹司审昨晚还真是辛苦了。”身体微微前倾,似笑非笑道:“那么曹司审昨晚是在何处复查案件?又复查了哪些案件,结果如何,不知能否当众说来?”  齐宁微微颔首,这才扫视众官员一眼,问道:“提牢厅司狱是哪位大人,能不能站出来一下?”  沈廉答应一声,匆匆退了下去。  东齐使团的离开,也让皇帝大婚持续多日的喜庆氛围渐渐淡下来。  褚明卫摇头苦笑道:“下官势力单薄,当时钱饶顺和达奚冲狼狈为奸,刑部也都在他们的控制之下,而且那时候钱饶顺还是淮南王的心腹干将,下官若是轻举妄动,只怕扳不倒他们,自己反要家破人亡。”  周波低着头道:“是.....是卑职!”

  韦御江神情冷峻,道:“卑职在南岭调查过后,查到刘巴根本没有死,依然在南岭一带为祸。此后又得到当地人的帮助,确定了案情的具体细节。当年六月,孟楚率领部下总共十五人,趁夜屠戮了一处偏僻的村子,全村老少全都遇害,孟楚等人将其中十六名青壮尸首当做乱匪带走,老弱孩童的尸首,俱都连同村子被一把火烧了个精光。”  齐宁微微点头,盯着曹森,含笑问道:“如此说来,曹大人昨天是在酉时离开衙门,一直公干到夜里子时时分?”  韦御江上前拱手道:“回褚大人,此案确实是卑职一手经查。南岭南平府校尉孟楚领兵斩杀匪患,匪首刘巴的首级送到了京城,为此朝廷还颁下了赏赐,吏部还准备提拔孟楚,但因为前线战事的缘故,提拔之事稍有拖延,孟楚是在六月底建功,七月初所谓刘巴的首级送到了京城,但八月份的时候,有密报送到了刑部,接到密报之后,钱饶顺令大人负责此案,褚大人立刻派了卑职前往南岭调查。”  刑部是执掌刑名之所,刑部大堂自然也就显得十分威严,齐宁到了大堂,坐在堂椅之上,靠着闭目养神,从一开始就是一言不发。  达奚冲怒喝道:“齐宁,你公报私仇,你构陷忠良.......!”  “韦御江,你刚才说了,若是达官贵人触犯国法,有本官的命令,你会追究到底,你的承诺,本官记在心里,希望你自己也不要忘记。”齐宁轻轻拍了拍韦御江手臂,道:“曹森知法犯法,罪大恶极,秋审处自然是不能交给他的,从现在开始,你先去秋审处主持,每一桩案子,你都要给本官牢牢把关,如果你在任的时候,闹出冤案来,本官饶不了你。”第八九五章 奖罚分明  “卑职.....卑职有罪,以后.....以后再也不敢了,求....求部堂大人开恩,饶过卑职这一回,卑职再也不敢了......!”曹森这时候气焰全无,浑身哆嗦,连连叩头。  司马岚扳倒了淮南王,却迎来了锦衣齐家作为对手,虽然锦衣齐家在朝中的势力远不能与司马家相提并论,但谁都不会忘记,锦衣齐家统帅秦淮军团数十年,在没有完全剥离锦衣齐家与秦淮军团的关系之前,即使是权倾朝野的司马家,那也不敢对锦衣齐家轻易动手。  “下官斗胆直言,原因有二,一来是因为达奚冲那伙人实在是目无法纪,知法犯法,如果达奚冲不除,刑部永不得安宁。”褚明卫正色道:“另一个缘故,也是想看看部堂大人是否真的有心整顿刑部。”

  “回京之后,朝廷有旨意,当众处斩孟楚,以儆效尤。”韦御江道:“刑期是定在九月初,卑职将孟楚交给了提牢厅,关进了刑部死牢。”  但齐宁却也知道,楚国也确实要开始筹划北伐事宜,毕竟北汉三为皇子为了争夺皇位刀兵相向,战乱一起,北汉必将分崩离析,陷入前所未有的大动荡之中,这样的机会千载难逢,对出来说是求之不得,楚国君臣绝不可能错失如此机会。  达奚冲猛地回头喝道:“周波,咱们可不能任人构陷,有人想要排除异己冤枉好人,我们绝不可屈服,这朝廷可没人能够一手遮天,真要受了冤屈,咱们要上书朝廷,求皇上和镇国公做主!”他将“镇国公”三字咬的极重,意思也很明显,自然是要告诫周波不可胡言乱语,至少还有镇国公这棵大树。  达奚冲额头冷汗直冒,神色也不似先前那般倨傲,勉强笑道:“侯爷这话问的奇怪,下官.....下官在京中,又如何认识.....认识庐陵的地霸!”  毫无疑问,达奚冲显然已经投靠到司马岚的门下,司马岚在皇陵之变后,立刻收拢达奚冲成为司马家的势力,自然是准备以此人为突破,让司马家的势力迅速渗透进入道刑部衙门之中。  曹森一怔,却还是硬着头皮道:“卑职.....卑职是在自己家中查阅案件,案件繁多,卑职.....卑职回头整理出来,再呈给侯爷。”  这件案子虽然发生在两年前,但在场许多官员显然对知道此事,听韦御江禀报,都是微微点头。  “那昨日秋审处可有什么要案?”  大堂之内顿时一片死寂,谁也不敢多说一句话。  “据下官所知,秋审处昨日并无大案要处理。”

  褚明卫终于抬起头,斜视曹森,冷声问道:“曹司审,今年四月,会稽马踏孕妇一案,你可知道?”  “回京之后,朝廷有旨意,当众处斩孟楚,以儆效尤。”韦御江道:“刑期是定在九月初,卑职将孟楚交给了提牢厅,关进了刑部死牢。”  秦淮军团虽然一度是锦衣齐家手中最大的王牌,但风云变幻,如今秦淮军团虽然依旧与锦衣齐家有着莫大的渊源,但秦淮军团的实际控制权却已经不在锦衣齐家的手中,锦衣齐家如今唯一抓紧的力量,就只能是新建不久的黑鳞营。  曹森来到堂外,见到众人目光落在自己身上,并无丝毫愧疚之色,反倒是大摇大摆进到堂内,过去站在了督捕司廖震身边,一副没事人的模样,不少人都是微微皱眉,便在此时,却听得呼噜声戛然而止,众人急忙瞧向齐宁,却见到小侯爷已经坐起身来,双臂举起伸了个懒腰。  卯时三刻前,刑部七司衙门不少官吏已经纷纷来到了正堂内外,最早赶过来的正是上次齐宁见过的刑部主事沈廉,其后刑部右侍郎褚明卫也是早早赶到,齐宁不动声色,每进来一人,便扫上一眼,督捕司司仆廖震以及那晚在秦淮河见到的韦御江也都在人群之中。  等沈廉分派人出去之后,回到堂内,却听到一片肃静的大堂之内,竟然响起了呼噜声,堂内的官吏们都是面面相觑,而呼噜声正是从齐宁那边发出来,沈廉望过去,瞧见那位小侯爷竟然已经靠在椅子上睡着。  “这桩案子,刑部应该很多人都清楚。”齐宁一边翻看卷宗一边道:“两年前,南岭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案子,南平平阳府校尉孟楚杀民冒功,后来被判处死刑,如果我没有说错,孟楚是被押解进京,交由刑部审讯之后,签字画押,尔后明正典刑。”瞥了褚明卫一眼,道:“褚大人,这事儿你应该记得吧?”  “若当真发生此事,而部堂大人又下令卑职去追查,卑职有何不敢?”韦御江大声道:“秉公执法,不徇私舞弊,卑职.....卑职按照国法办差,那也没有什么好怕的。”  褚明卫微微变色,但很快便起身来,上前跪倒在地:“下官唐突,还请部堂大人降罪!”

打印 责任编辑:危奥维

?0?8 1996 - 传奇私服发布站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

联系我们 地址: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:10086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