面向世界科技前沿,面向国家重大需求,面向国民经济主战场,率先实现直播APP科学技术跨越发展,率先建成国家创新人才高地,率先建成国家高水平科技智库,率先建设国际一流直播APP科研机构。

——「新浪中医 站无不胜 百站百胜」

首页 >中国健美操协会网

传奇1.76版

2020-08-03 19:23:19 传奇1.76版
【字体:

语音播报

  “你可知道是什么事?”齐宁盯着他眼睛问道。  “她说她的丈夫被厉鬼抓走,所说的厉鬼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齐宁若有所思:“是她自己想象出来,还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见的东西。韦司审,方才你也看到了,那女人提及厉鬼的时候,浑身发抖,那是深入骨髓的恐惧,似乎在她脑海中留下了极为恐怖的记忆。”  “是是是。”孟达爬起身来,见齐宁要离开,忽地道:“侯爷,下官.....下官有一件事,不知当讲不当讲。”  现在也到了该若即若离的时候,这种时候如果对田夫人表现得冷淡一些,效果反倒要比主动贴近好的多,其中的套路,他心知肚明,但田夫人何曾经历过男女之间这样的花花肠子,还真以为齐宁对自己有些不满,所以故意表现的冷淡,轻而易举便落入齐宁布下的感情陷阱。  “是.....是什么?”  齐宁目光却是似有若无从夫人胸前扫过,低声问道:“夫人,出京之后,我一直有一个疑问,却一直不好问。”  齐宁身体靠近过去,一只手已经环住夫人腰肢,动情激吻,夫人一开始很是紧张,全身紧绷,但很快便松弛下来,一只手臂抬起搭在了齐宁的肩头,甚至已经开始略显生涩地迎合着齐宁的激吻。  “言之有理。”  “那样?”齐宁故作疑惑道:“哪样?”  吹弹可破的娇嫩肌肤近在眼前,齐宁心中暗自赞叹,心想这妇人保养的实在是很好,从她肌肤上,根本看不出一丝一毫人进中年的状态,那水嫩的肌肤就如同剥了壳的鸡蛋,似乎只要手指轻轻一戳,便能戳破。

  “既然如此,就看你孟知县的能耐了。”齐宁道:“若是真的能够查出线索来,甚至查到事情真相,本侯自当向朝廷为你表功,否则.....!”冷笑一声,也不多说。  齐宁站在窗口,心中奇怪,他能够听的出来,那正在哭泣的明显是个女人,夜色幽幽,一个女人的哭声传过来,而且显得十分凄惨,实在让人瘆得慌,沉默片刻,忽听得敲门声响起,齐宁猛地回头,缓步走到门边,轻声问道:“是谁?”  这一日黄昏时分,一行人赶到了东阳县城,距离古蔺城也不过一日路途,齐宁也知道连续几天赶路,黑鳞营兵士倒也罢了,但刑部几名官员和田夫人必然是疲惫得很,有心想让众人缓一缓,所以天还没黑之前就入城找了地方歇息,并不继续赶路。  夫人脸上嫣红一片,面若桃花,妩媚动人,低声道:“就是.....就是靠近一些,没人....没人看见,就不会连累.....连累侯爷!”  “是.....是什么?”  齐宁心知田夫人定是生出同情之心,所以想要过去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,犹豫一下,终于打开了门,便瞧见田夫人正怯生生地站在门外,看到齐宁打开门,美妇人脸上显出一丝喜色。  夫人娇躯轻颤,咬了一下嘴唇,才道:“我.....我是说过,只不过......!”  “世间多些像你这样的干吏,秉公执法,为民伸冤,那冤情自然是越来越少了。”齐宁拍了拍韦御江肩头,这才道:“我听说那女人是为了找寻丈夫,看来她丈夫下落不明。”

  “有事吗?”齐宁一路上对她十分冷淡,始终保持距离,他也看出这一招似乎对这美妇人有些效果,至少这美妇人已经露出焦躁不安的情绪。  “你别多想,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齐宁抿了一口差,才道:“我是说你出门不多,这一趟往这大老远来,而且东海这边的潮气明显比京城那边要重,你是否习惯?”  齐宁却是用一根手指轻轻抚在夫人的嘴唇上,夫人的嘴唇线条流畅,轮廓极美,而且嘴唇略显厚实丰润,更显得性感无比,手指划过,嘴唇柔软而温暖,这却让美妇人身体再一次紧绷起来,只听齐宁低声道:“我既然问了,夫人就该回答我,否则今晚我可能不会离开。”第九一六章 夜半哭声  夫人脸蛋泛霞,瞟了齐宁一眼,低声道:“侯爷就喜欢说玩笑话,其实.....其实再有五个月,我.....我便是三十一了,已经是个......是个老太婆了。”  孟知县不敢隐瞒,立刻道:“回侯爷话,后来那女人又去了两三次,但下官只以为她是胡言乱语,就.....就一直没让她进衙门。”  韦御江在旁问道:“沈将军,恕我斗胆问一句,当夜是谁去通知你?”  “夫人,明天一早还要赶路,我手头上还有些公务要办。”齐宁打断道:“夫人如果没有别的事情,我先告辞了。”  “当时前线战事未息,各地都是在筹备粮饷,供应前线战事。”孟达道:“下官所有的精力都放在筹备粮饷上,除非是人命大案,一些平常的案子只能扣下,那失踪案虽然离奇,但衙门里的人手也腾不开去找寻,所以......!”  只是今日田夫人的装束与往日大不相同,大氅之内,却是穿着浅蓝色的长衫,腰间系着宝蓝色的腰带,一身打扮,看上去倒像个富家公子哥儿,眉清目秀,眼角下面那颗美人痣却让这公子哥儿略显妩媚。

  齐宁刚下马车,吴达林已经迅速上前去,告之锦衣候的到来,守门的护卫不敢耽搁,立刻进府禀报,只片刻见,便从里面匆匆出来一人,一声暗灰色的战甲,并无戴头盔,肩肘处的铠甲上,雕饰着鱼鳞般的甲片,一看就是水军将领。  “哦?”齐宁问道:“何事?”  几名刑部的官员早早就出城等候,自从达奚冲和曹森被处决之后,刑部上下对齐宁是敬畏有加,天还没亮,随行的四名刑部官员就在等候,其中秋审处司审韦御江也是被齐宁带了出来,这时候几名官员都过来在马车边上等候。  “卑职不敢。”韦御江立刻谦逊。  齐宁能够感受到夫人现在心情一定异常紧张,心中好笑,慢悠悠端起茶杯,吹了一口茶末莫,忽然问道:“这里的茶夫人是否适应?”  走到软榻边,齐宁小心翼翼将夫人放下,身体就势已经压在了夫人腴软娇躯上,夫人身躯柔软,轻轻压上,便宛若压在棉花上一般,夫人却是大惊失色,双手急忙撑在齐宁胸口,呼吸急促,惊慌道:“侯爷,你......!”  田夫人俏媚的脸上立刻显出焦急之色,连声道:“侯爷,你.....你误会了,我真的没有那样想,不是......我.....哎呀!”语无伦次,蹙起秀眉,一脸懊恼之色。  见齐宁看着自己脸颊,夫人忽然意识到什么,脸一红,急忙后退一步。  那疯女人此刻兀自坐在地上喃喃自语,依然是想着大壮和小福快些回来,齐宁这才向那店伙计使了个眼色,那店伙计倒也机灵,过来拉起了疯女人,疯女人此刻呆痴一片,任由店伙计带到了客栈后面去。  “在,三四岁的小娃娃。”孟知县道:“下官当时让她带着孩子先回去,等她想明白再过来报案,然后.....然后让人将她送出了县衙。”

  夫人羞臊地轻嗯了一声,齐宁却故意低声问道:“你说什么?我没有听见。”  这一路上住客栈,田夫人都是住在齐宁隔壁,但两人却并没有说什么话,主要是齐宁故意回避,并不给夫人说话的机会。  齐宁如今倒不担心太夫人,毕竟那老太婆服下了秋千易的毒药,变成了活死人,此生都不不可能恢复神智,但齐宁却并没有忘记牛头马面。  众人这才明白,原来此行的目标竟然是东海,只是出去办皇差,却要隐瞒身份,着实让众人感到奇怪,但也敏锐地感觉到此行必不简单,毕竟从刑部衙门调集数名官员前往,发生在东海的案子就一定是非同小可。  主动太多,就变得太过廉价。  孟知县一头雾水,不知道齐宁是什么意思,却还是道:“是是是,下官定会竭尽全力。”  夫人闭上眼睛,声音微微发抖,低声道:“第一次.....第一次是那天晚上,你喝了那杯酒,我帮你.....帮你解毒......!”一提到那次为齐宁解毒,夫人立时便面红耳赤,脸颊宛若火烧云一般。  “大都督常年都是在军营那边,与将士们同甘共苦。”沈凉秋道:“不过家眷在这边,而且半年前大都督刚刚添了一子,大都督欢喜不已,视若性命,所以每个月都会抽出几天时间回来,和小公子待上几天。”  “既然如此,就看你孟知县的能耐了。”齐宁道:“若是真的能够查出线索来,甚至查到事情真相,本侯自当向朝廷为你表功,否则.....!”冷笑一声,也不多说。  夫人全身紧绷,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,齐宁探出另一只手,伸出一根手指,托起夫人柔润的下巴,夫人花容月貌的脸庞便即抬起,双眸闪动,有娇羞,亦有紧张,更有一丝惶恐和不安。

打印 责任编辑:危奥维

?0?8 1996 - 传奇私服发布站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

联系我们 地址: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:10086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