面向世界科技前沿,面向国家重大需求,面向国民经济主战场,率先实现直播APP科学技术跨越发展,率先建成国家创新人才高地,率先建成国家高水平科技智库,率先建设国际一流直播APP科研机构。

——「新浪中医 站无不胜 百站百胜」

首页 >中国健美操协会网

传世开服网

2020-05-30 15:33:01 传世开服网
【字体:

语音播报

  “我只是很好奇。”齐宁叹道:“神候每做一件事情,当然不会没有道理。攻打黑莲教可说是近年来江湖上最大的一件事情,仅仅是为了除掉黑莲教,总是说不通。别人不知,但是神候比谁都清楚,黑莲教一直活动在西陲,从无涉足中原武林,即使是在西川,也从无与官府为敌,身后突然大动干戈,总是让人觉得奇怪。”  西门无痕道:“北宫连城醉心剑术,年轻时候便开始追寻剑道,为此遍走天下,寻访名师,他在江湖挑战各门剑客,败多胜少,如果不是因为江湖上都知道这位资质平平的剑客出身于锦衣齐家,只怕早就死在剑客的剑下。”  齐宁诧异道:“逐日法王不是神候所伤,那.....那又是为何人说伤?”  一阵死一般的寂静之后,法王终于道:“神候可有话要与本座说?”  “所以神候以为,在血液之中下毒,让本座服用毒血之后,就有了和本座交易的筹码?”法王声音依旧温和。  “那神候是否查清楚了?”  齐宁记忆力惊人,而且他既然已经通晓了运气法门,法王所说的口诀便能够迅速理解,点点头,心想这阿罗心经若是放到江湖上,只怕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稀世绝学。  西门无痕冷笑道:“老夫当年初来古象,只以为逐日法王就在神庙之内,是以十分诚挚地向神庙发出了挑战,但神庙却是将老夫拒之门外,不给任何答复,老夫来一趟不容易,当然不会半途而废,就在神庙外住下来,一直等候。这一等就是两个月,神庙这才有了动作,派了一名呼图克图与老夫比试......!”不屑一笑,道:“老夫三招之内便将他击败,尔后再次向逐日法王发出挑战,但神庙再无回应。后来老夫才知道,逐日法王本就不在神庙之内,神庙是由四大呼图克图管理,真正一言九鼎的便是那位大呼图克图阿西达拉。”  “神候的伤势就是那次留下?”  许久之后,收功睁开眼睛,发现四周已经是一片漆黑,阳光已经消逝,那色彩斑斓的冰台此时却已经是黯淡无光。

  “世事无常,机缘而已。”法王道。  齐宁心想原来此人便是大呼图克图阿西达拉,知道此人在古象国的地位极其尊贵,之前西门无痕亦说过,此人说的每一句话,都被古象人当成是逐日法王的法旨,此人甚至有废黜古象国君的权力,由此可见在这古象王国,除了逐日法王,此人的地位最是尊贵。  西门无痕叹道:“不错,老夫一辈子与任何人打交道,都能够拿出筹码来,让对方不得不坐下和老夫谈一谈,唯独这些年与法王之间,却是生死都掌握在法王的手中,这让老夫日夜忧心,生不如死。”  齐宁心下一凛,暗想看来西门无痕早就知道自己命不久矣,看来唐诺当初的判断并没有错误。  “北汉自然不会畏惧古象,但却不能忽视。”西门无痕道:“所以北堂天威秘密派出使团,前往古象交好,而率领那支使团出使的,却正是北堂幻夜,此事知道的人并不多,但法王自然会记得。”  如何逼迫阿西达拉带路不重要,重要的是西门无痕竟然真的上了大雪山,与大宗师逐日法王正面对决。  他向西门无痕瞧过去,却见到西门无痕盘膝坐着,眼睛早已经睁开,一双眸子却是死死盯着那冰室。  齐宁自然知道永葆青春这个词,但却知道这也只是人们一种美好的期望,岁月的流逝,总会在人的身上留下烙印。  “可到底是否真的达到大宗是的境界,连神候自己都不确定。”齐宁边走边道:“神候追求武道巅峰,天下有五大宗师的存在,在神候看来,只有达到大宗是的境界,才是真正的达到了武道巅峰。”停了一下,抬头看了看对面的雪峰,这时候倒也已经走出了近半路途,这才继续道:“所以神候想要验证自己的武道修为是否达到大宗师境界,就只有一条途径。”第一二一九章 雪山之巅

  其实齐宁却是知道,贡扎西能够从东齐得到幽寒珠,却是用千年雪莲向东海岛主交换而来。  齐宁更是迷糊,西门无痕却已经猜到他的疑惑,淡淡道:“因为逐日法王下不了大雪山!”  齐宁有些吃惊,暗想北堂幻夜当年竟然出使过古象。  “你也莫怪老夫。”西门无痕淡淡道:“老夫的伤势已经不能再拖下去,玄武丹和镇魂玉老夫都没有办法得到,幽寒珠却又被你所用,老夫就只能用你的血做药材了。”  齐宁想了一下,还是伸出手,西门无痕十分麻利地撸起了齐宁一截袖子,顿时半条手臂便裸露在寒气之中,齐宁立时感觉到四周的寒气迅猛地向手臂上侵袭,忙道:“神候要取血,动作还请快一些,否则这条手臂只怕就没了。”  齐宁道:“我确实是这样想的,如果说是一位大宗师伤了神候,那倒是有可能。”  这三种寒药都是神乎其神,据说玄武丹可以起死回生,而镇魂玉能够镇守魂魄,无论伤势多多重,只要有镇魂玉在,便可以保住性命。  当两人踏上雪山之巅,忽然之间,天地一片寂静,在山道上那呼啸的寒风声似乎在这时候也全都消失不见。  如果能够让法王的伤势复原,从而让法王出手解了西门无痕身上的痛苦,最后西门无痕还能带着齐宁安然离开,这当然是西门无痕乐意看到的。

  齐宁知道自己的血液如果真的能够治疗法王的伤势,那么法王自然是心中欢喜,应该不会再与自己为难,而西门无痕那怪伤也可以迎刃而解,可是一旦失败,后面要发生什么却是难以预料。  齐宁道:“神候说的交易,这便是逐日法王,那边又是谁?难道是东齐国君?”  西门无痕摇头道:“老夫这样做,那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,这些年我始终想不出应付大宗师的方法,思来想去,只想到大宗师既然会受伤,那就依然是血肉之躯,既然是血肉之躯,那么下毒也许可行。”  阿西达拉对西门无痕的礼敬,自然是因为幽寒珠的缘故。  “神候的伤势就是那次留下?”  “人近中年,他在剑道上依然没有任何的突破,其实老夫当时也觉得,北宫这一辈子想要在剑道上有所作为,只怕比登天还难。”西门无痕忽然咳嗽起来,但很快就停下,继续道:“老夫这一辈子看人也算不差,但偏偏看错了北宫,那一年他突然音讯全无,便是老夫也不知道他的下落,传言说他前往了极西之地,两年之后,北宫再次出现之时,就已经是剑道无敌,真正窥破了剑道巅峰。”  齐宁更是迷糊,西门无痕却已经猜到他的疑惑,淡淡道:“因为逐日法王下不了大雪山!”  齐宁背好包裹,西门无痕也披上大氅背起包裹,这才向阿西达拉行了一礼,阿西达拉吩咐人牵了几匹马过来,又向贡扎西嘱咐几句,贡扎西对阿西达拉显得十分恭敬,躬身遵命,径自过去上了一匹马,另有两名喇嘛也各自上了一匹马,刚好剩下两匹马。  齐宁最后一次见到贡扎西是在襄阳,他参加襄阳古隆中丐帮的青木大会,当时北堂风却也是逃至襄阳,贡扎西一群人一路追到襄阳,自那以后,便没了贡扎西的音讯,却原来早已经回到了古象。  几口酒下肚,身子还真是暖喝不少,这古象人的烈酒饮进喉咙,如同刀子在切割,可是下肚之后,确实能够让身体迅速增加热量。

  “人生在世,总会有执念在心中。”西门无痕道:“若是不能得到答案,老夫死不瞑目。”  “不错。”西门无痕道:“不但患病,而且是大病。”  法王微一沉吟,才道:“所以你才想出了这样一个主意,以鲜血为名,对本座下毒!”  “莫和老夫耍弄小聪明。”西门无痕冷哼一声:“东齐除了白云岛主,又有谁有资格与逐日法王做交易?逐日法王拿出千年雪莲,白云岛主拿出幽寒珠作为交换,贡扎西等人不远万里前往东齐,带去了名贵至极的千年雪莲换回幽寒珠,中途却被人盗走,你觉得神庙的人会就此罢休?”  寒风习习,四周寒气漂浮。  “你来!”法王忽然向齐宁点点头,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。  齐宁记忆力惊人,而且他既然已经通晓了运气法门,法王所说的口诀便能够迅速理解,点点头,心想这阿罗心经若是放到江湖上,只怕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稀世绝学。  逐日法王双眸看向西门无痕,神色平和,但双眸却极是锐利。

打印 责任编辑:危奥维

?0?8 1996 - 传奇私服发布站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

联系我们 地址: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:10086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