面向世界科技前沿,面向国家重大需求,面向国民经济主战场,率先实现直播APP科学技术跨越发展,率先建成国家创新人才高地,率先建成国家高水平科技智库,率先建设国际一流直播APP科研机构。

——「新浪中医 站无不胜 百站百胜」

首页 >中国健美操协会网

传世sf

2020-06-01 07:57:28 传世sf
【字体:

语音播报

  “不和你胡说。”顾清菡笑道:“宁儿,我说的话你听见没有,让你找个人帮你打理侯府。”  顾清菡白了他一眼,道:“在寺里住了几天,又变糊涂了?四老太爷是老侯爷的血脉兄弟,当年老侯爷重伤,是大光明寺的高僧起死回生,按照寺规,老侯爷要出家,是四老太爷主动提出代替老侯爷出家,那时候老侯爷还年轻,四老太爷也不过十七八岁年纪......!”幽幽道:“那是的情形,就和这次一般。”  可唐诺不到二十对年纪,看上去只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姑娘,她要在京城开医馆,顾清菡担心用不了几个月就要关门大吉。  她知道杨宁这阵子待在寺院里,只怕是清茶淡饭,所以早就让人在暖厅准备了一桌丰盛佳肴。  今日见她并无犹豫,心想这姑娘还真是在医道上十分的痴迷,为了多接触病人,竟也甘愿先在人下,以这样的态度精研医道,杨宁很难想象如果再过十几二十年,这姑娘的医术将是如何恐怖的一个存在。  唐诺摇头道:“不是,牧云侯和长陵侯都是北汉皇族,不过两人却是叔侄关系。”  唐诺诧异地打量杨宁一番,忽然问道:“你真的是锦衣世子?”  “知道知道。”宋先生笑着看向正在四处打量的唐诺,道:“这位就是唐姑娘吧?”上下打量一番,虽然脸上还堆着笑,但眼眸子却还是显出一丝难以掩饰的不屑。  唐诺微点螓首,道:“他是一代大儒,据我所知,琼林书院是他一手经办起来,他是琼林书院至今为止唯一的一位院长。”若有所思,轻声道:“他曾经游历天下,不单是在琼林书院,便是在其他地方,也有不少学生。”  此番跟随太子前往大光明寺的不但有六部官员朝廷重臣,而且也令黑刀营连夜请出了淮南王父子,随同太子一同前往。

  便在此时,听到外面传来声音:“三夫人,唐姑娘到了!”  “宋先生,你也别急。”段沧海笑呵呵道:“世子对唐姑娘十分看重,我看唐姑娘的手段也不差,刚才用针,也是十分娴熟,以后应该是个好帮手。”往屏风后面指了指,低声道:“唐姑娘说了,十二个时辰之内,这孩子的伤处就能完好如初,如果当真如此,唐姑娘的医术自然没得说,你老以后就轻松许多。可是如果事实并非如此,唐姑娘以后想必也不会固执己见的。”  还没有进药堂,就从里面散发出一股子药草味道,杨宁往里面瞅了一眼,见到柜上有两三个伙计,正有几个客人在抓药。  “你不要找了,内鬼已经查出来了。”顾清菡娇美俏脸布上寒霜,“你那次提醒我之后,我就和你一样,觉着其中有异,让赵无伤一直在调查此事。”  “这就对了。”杨宁笑道:“就是因为人多,所以病人也多,那些稀奇古怪的杂病更是层出不穷。唐姑娘,说句不怕你生气的话,这里只怕有许多你闻所未闻的病症,或许会让你很棘手。”  段沧海笑道:“宋先生,世子爷带唐姑娘过来看一看,你知道吧?”  唐诺要留在药铺细看药材,杨宁也没有耐心在这边陪上一整天,唐诺既然答应将方子送出来,却是让杨宁心下欢喜。  杨宁皱眉道:“如果真是吸血鬼魅,为何只在街上找寻目标,不进家门?”  京城完全封锁,太子出城之后,虎神营立刻关闭城门,只待太子返城之后才能打开,而且城中的道路都已经有兵马封住,杨宁想要去往药铺也是不能。

  宋先生犹豫了一下,才低声道:“世子爷有所不知,京城里出现了怪事,好像.....好像有鬼魅作祟。”  顾清菡犹豫了一下,才道:“宁儿,虽说已经分道扬镳,但打断骨头连着筋,也不用太让他们难堪。要不......!”  “宁儿,你看唐姑娘这身衣裳如何?”顾清菡笑道:“这可是三娘我亲自为唐姑娘挑选的,特别适合。”  那伙计皱起眉头,道:“姑娘是不是说的危言耸听了?咱们永安堂已经几十年了,这清露丸也卖了几十年,可没听说有人吃了永安堂的药,吃出问题来。”  只可惜在山上并没有见到净纯。  莫说普通的老百姓,就是再顾清菡的心里,医术精湛的大夫必然是须发花白,年岁很高,经验十足的老者,如此才让人放心。  唐诺并不再争论,她此番前来永安堂,随身携带着自己的小药箱,此刻转身将药箱放到旁边的桌子上,打开药箱,干脆利落取了两根银针,在众人的目光之下,径自过去,一针刺入那孩童的肩头,一阵则是扎入孩童的眉眼间。  “咱们剩下的银子,还能维持多久?”杨宁知道堂堂锦衣侯府,就算不花钱,一府上下吃喝拉撒每天也要花不少银子。  “你说的是净通?”

  唐诺只是微微摇头,并不多言,转身而去。  唐诺缓步走过,偶尔停下来,拉开药屉,用准备好的小钳子夹起药材观察一番,听杨宁动问,回答道:“百草集里面。”  杨宁在大光明寺虽然也颇有口福,连续几天真壁和尚都亲自为他做菜,色香味俱全,不过毕竟连续几天不沾荤腥,这时候满桌子佳肴,菜香扑鼻,也不客气,拿起筷子便要开吃,顾清菡却已经抬手轻轻拍了一下,道:“急什么,等一等!”  “三娘,我说过,你这人就是心软。”杨宁道:“他是怎么对咱们,你心里还不清楚?他们在京城多年,以前也是借了锦衣侯的光,得了不少便宜,前番明知道侯府这边财务捉襟见肘,他将税银私藏在手,吭也不吭一声,那本就是包藏祸心,对这种人,还真不能心软。”  “看来北汉皇室倒很出人才,一个北堂庆琴艺了得,这牧云侯北堂幻夜棋艺了得。”杨宁叹道:“北汉皇室成员似乎很风雅啊?”  杨宁暗想还是顾清菡考虑周到,否则冷不定给唐诺单门立馆,定是门庭冷落鞍马稀。  “宋先生,这里当然是听你的。”段沧海笑道:“唐姑娘过来,也只是暂时帮你一把手。”  杨宁进入侯府之后,几乎是没人提及锦衣世子的母亲,这似乎是禁忌话题,此前顾清菡也是并不提及,此时听到顾清菡忽然提起,竖起耳朵,想要多知道一些,可顾清菡只说了一句,似乎就意识到这个话题不宜多说,笑了一笑,道:“后来陆续有王公贵族将家中女子送过去,人数也越来越多,最多的时候,琼林书院有上百人。”  “三娘,我说过,你这人就是心软。”杨宁道:“他是怎么对咱们,你心里还不清楚?他们在京城多年,以前也是借了锦衣侯的光,得了不少便宜,前番明知道侯府这边财务捉襟见肘,他将税银私藏在手,吭也不吭一声,那本就是包藏祸心,对这种人,还真不能心软。”  “这怎么可能?”宋先生立刻笑道:“唐姑娘,难道你这是什么灵丹妙药,会如此管用?莫说是被热油烫伤,就是被开水烫伤,用最好的药,也不可能在一天之内便即痊愈。”抬手抚须道:“咱们这一行,什么都可能发生,所以万不能把话说满了。”

  这就他娘的尴尬了!  唐诺要留在药铺细看药材,杨宁也没有耐心在这边陪上一整天,唐诺既然答应将方子送出来,却是让杨宁心下欢喜。  “这也是没法子的事。”顾清菡苦笑道:“我也知道开源节流,节流倒也罢了,可是想要开源,谈何容易。”  到正午时分,段沧海终于带回来一条消息,让众人微微松了口气。  顾清菡秀眉一紧,严肃起来,道:“什么急着给你娶媳妇?你是锦衣世子,给齐家传续香火,那是你的责任,可不是随你的意思。宁儿,其他事情我可以由着你,就是这桩事情,你都要听我的。”  杨宁心想这两人头一天就有些不对付,这日后还能如何相处?  这也是人之常情。  便在此时,听到外面传来声音:“三夫人,唐姑娘到了!”  宋大夫已经伸手掀起毯子,只瞧了一眼,“啊”的轻叫了一声,杨宁在旁却已经瞧见,大汉怀中的孩子不过五六岁年纪,此时半张脸红肿一片,孩童此时尚在那大汉怀中抽搐。  “三娘,卓先生过来做什么?”杨宁不接茬,直接转变话题道:“他过来要什么银子?”

打印 责任编辑:危奥维

?0?8 1996 - 传奇私服发布站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

联系我们 地址: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:10086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