面向世界科技前沿,面向国家重大需求,面向国民经济主战场,率先实现直播APP科学技术跨越发展,率先建成国家创新人才高地,率先建成国家高水平科技智库,率先建设国际一流直播APP科研机构。

——「新浪中医 站无不胜 百站百胜」

首页 >中国健美操协会网

传世开服网

2020-06-01 08:17:19 传世开服网
【字体:

语音播报

  齐宁回过头,见是一名粗须汉子,那人看到齐宁,愣了一下,随即上前来,恭敬道:“侯爷!”  田夫人“哎呀”轻叫一声,带着一丝欢喜,却又带着一丝疲惫,又似乎是解脱一般,长出了一口气,急忙起身,拿了一块丝巾,过去用热茶浸湿,这才过来递给齐宁,不敢再看,低声道:“侯爷,你......你擦一下......!”  她今日能够鼓起勇气为齐宁解毒,也是多有考虑,固然是担心齐宁在这里出事,其实心中也确实是对齐宁深有感激,齐宁不但帮她进了太医院,而且还在酒楼报答苏郎丞,将自己解救出来,甚至因为这件事,将苏郎丞从太医院除名,一个侯爷为一个非亲非故的妇人做这些,田夫人心中当然是感激万分。  齐宁见她俏脸上颇有为难之色,晓得她心里正在天人交战,这妇人颇守贞节,这时候要过来为自己解毒,也确实是难为了她。  齐宁轻吸一口气,心想成熟美妇就是成熟美妇,这要是青葱少女,只怕没有这么大的胆子,伸手搭在田夫人香肩之上,田夫人香躯一颤,微抬头,见齐宁正盯着自己看,勉强一笑,轻声道:“侯爷......!”  田夫人嫣然一笑,道:“侯爷又在取笑。就算眼下不老,再过十年,二十年,总有老迈的一天。”  齐宁叹道:“这是别人送给你夫君的?”  她还没起身,齐宁已经摇头道:“不用了,酒劲上头,还是少饮为妙。”心中却想这夫人果然了得,方才羞臊动人模样,转瞬间却明快爽朗,却似乎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,灯火下见她娇艳如花,妩媚迷人,如此美妇-方才竟然为自己那般,想想都觉得匪夷所思。  田夫人被人夸赞倒也不是一次两次,可这回却感觉心下一跳,莫名波动起来,四下幽静,鬼使神差道:“侯爷.....侯爷过奖了,我......我人老珠黄......!”  “小人是田家药行的,以前.....以前有眼无珠,冒犯过侯爷.....!”汉子有些尴尬:“小人姓沈,叫沈炼!”

  “没.....没什么!”田夫人慌张道,她自然不敢说,褪下裤子那一刹那,却是看到了惊人的尺度,比及自己亡故的丈夫大出不止一星半点,如何不惊,这话自然不能说出口,红着脸,心里却是禁不住想,这么大的个头,哪有女人能够受得住。  田夫人似笑非笑,妩媚动人,道:“侯爷只管骗我。你当我不知道,那胡大人还说了,以后有什么事情,不必麻烦侯爷,直接和他说,他定会竭尽全力。”娇媚一笑,道:“他是害怕以后做的不好,侯爷也会惩处他,所以才让我们有事不要告诉侯爷。”  田夫人听他说的不堪,面红耳赤,羞臊无比,低头道:“侯爷不要说.....不要说这种话......!”  一想到这里,心下吃惊,暗想该不会这毒药也有那样厉害吧?这时候小腹中如同烈火灼烧,难受至极。  齐宁看着这张艳美绝伦的脸庞,禁不住道:“夫人.....夫人当真是好美!”  “啊?”田夫人香躯一颤,低头道:“侯爷......侯爷年轻气盛,一时冲动,那.....那也是人之常情,我.....我人老珠黄.......!”  今晚还有一更!  齐宁摆手道:“薛翎风从前确实是齐家的部将,但他现在是虎神营的统领,虎神营是卫戍京城的兵马,据我所知,虎神营名义上受兵部节制,但却一直都是有皇上亲自指挥,先帝驾崩之后,司马岚成了辅国大臣,京城这几支兵马,这位辅国大臣可都有调动之权。”压低声音,道:“你可还记得,先帝驾崩,京城戒严的时候,京城是哪两支兵马驻守?”

  齐宁知道再想轻易碰到这美妇人已经不容易,只能收回手,低声问道:“夫人是不是责怪我?”  田芙并无兄弟姐妹,连父亲也已经亡故,只能与孤母相依为命,而且身患怪症,对田夫人来说,田芙自然被她视为性命,有如此怪症在身,是否能够顺利嫁出去,自然也是问题,虽说田家家大业大,冲着钱财而来的男人不在少数,田芙要嫁个男人轻而易举,可是田夫人却显然不想如此草率将女儿嫁出去。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 齐宁在屏风后面收拾好,这才出来,想到刚才香艳之景,有些留恋,却又有些尴尬,见到田夫人已经收拾好,正端庄地坐在桌边,从背后瞧去,腰肢如柳,圆臀丰满,轻步走过去,在桌边坐下,瞧了田夫人一眼,见田夫人俏脸微红,不过神情却已经缓过来,还真有些不好意思,轻声道:“夫人,刚才......!”  这百花酿中的催-情-药酒,虽然对女人也有影响,但主要还是针对男人,女人所受到的影响颇为有限,而齐宁却是浑身发臊,这时候恨不得一把将田夫人按在身下,肆意发泄一番才好,但知道这是万万不能,人家是良家美妇,自己绝不能仗势欺人,否则与苏郎丞又有何区别?  “夫人......!”齐宁喘着粗气道:“我....我实在对不住......!”  田夫人手握那里,绵乳又被齐宁揉搓,腴美娇躯早已经起了不小的反应,她毕竟也是血肉之躯,七情六欲与常人无异,实际上久旷的身子更是敏感得多,这腴美-肉体其实已经有了渴望之欲,只是她心知颇为坚定,听齐宁这样说,心想你说方才冒犯,难道现在这样就不算冒犯?不和他争辩,只是加快动作,颤声道:“侯爷.....你.....你也不是有心,我....我明白的......!”  忽听到齐宁连续呼气,气息粗重,到这种时候,齐宁兀自没有半丝的轻薄之意,而是坚持忍受,对于这样身份的人来说,实在是难能可贵,田夫人犹豫片刻,终是走近两步,脸颊绯红,结结巴巴道:“侯爷,要.....要不我.....我帮你一下......!”  段沧海道:“黑刀营进城,换防皇家御林军,京城是虎神营驻守。”身体一震,皱眉道:“侯爷,难道薛翎风他.......!”  他心里也清楚,这百花酿,田夫人肯定也不会知道里面带有催情的作用,只以为是珍藏多年的好酒,为了讨好自己才拿出来,齐宁自己也不会想到这百花酿能够催情,此时身体起了反应,立时便猜出来。

  “夫人,我也不是有意,我只是.....只是想借此早些解毒。”齐宁道:“我听你说话,会....会出来的快一些,你刚才也说,除了.....除了那事儿,其他的都可以答应我的......!”第五五一章 掌内火  段沧海有些尴尬,齐宁已经压低声音道:“带上三四十好人手,到时候化装入城,不要穿兵服。”想到什么,摆手道:“皇上都有了旨意,户部倒也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抗旨,兵饷应该能拨下去,带人往户部催饷,那也是迫不得已的法子,真要到了那时候,我再派人通知你。”  “我在这里饮酒,却中了催情毒,要是.....要是被其他人看到,你觉得他们会怎样想?”齐宁心里倒也有几分恼,心想你这妇人怎地糊里糊涂拿了这样的酒来,事先也不搞清楚,这下子倒好,搞得老子欲仙欲死。  田夫人不是傻子,反倒是个极有心思的妇人,堂堂锦衣候,与自己无亲无故,却帮着自己打通了太医院,若说对自己没有半点意思,那是鬼也不信,轻声道:“侯爷.....侯爷的恩德,民妇难以报答,除了.....除了那个....那个事儿不成,民妇会竭力报答的......!”  田夫人睁大眼睛,泪迹未干,梨花带雨,楚楚动人,问道:“侯爷,你是说.....你是说那位高人解了疫毒?”  “小人是田家药行的,以前.....以前有眼无珠,冒犯过侯爷.....!”汉子有些尴尬:“小人姓沈,叫沈炼!”  “我与他也只生下了芙儿一个女儿,他遭遇横祸之后,我与芙儿便是相依为命。”田夫人轻笑一声,“以前亡夫发达的时候,许多旁亲都过来投奔,亡夫也都接纳,出事之后,那帮人树倒猢狲散,连走带拿,也与我们断绝了来往。”  田夫人听他声音发抖,知道这催情毒药确实厉害,想到这一切毕竟是自己拿出的百花酿造成,心中愧疚,贝齿一咬粉润红唇,终是拿开手,闭上眼睛颤声道:“侯爷,咱们.....咱们这是解毒,都.....都不要对外说一个字。”

  “百花酿里到底有些什么东西,你我都是一无所知。”齐宁没好气道:“若不对诊下药,恐怕要害死人。我现在只担心这百花酿里还有其他的毒性......!”  田夫人领着齐宁出了雅厅,取了挂在外面的一只灯笼,领着齐宁穿廊过院,到了西首一处院落,四下里幽静异常,进到幽静的院内,见到屋内点着灯火,田夫人低声道:“侯爷,芙儿怕生人,若是有冒犯的地方,你不要见怪。”  田夫人不是懵懂无知的少女,齐宁所言,她当然明白是什么意思。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 虽然有些失望,但却也知道,田夫人能这样做,已经是鼓足了极大的勇气,内心必定是经过痛苦的挣扎才做出决定来,若不是因为担心田家遭殃,田夫人绝不可能这般服侍自己解毒。  齐宁回过头,见是一名粗须汉子,那人看到齐宁,愣了一下,随即上前来,恭敬道:“侯爷!”  “侯爷莫怪。”老总管忙道:“夫人得知侯爷有空过来,亲自下了厨房,特地为侯爷做几样西川的本地菜,夫人说侯爷过来,就请侯爷在雅厅歇息。”  齐宁“嗯”了一声,随即感觉自己的衣襟下摆被掀起,清晰感受到田夫人的手儿在发颤,随即听到田夫人几不可闻的声音道:“候....侯爷,我.....我.....帮你出来,你......你不要乱想......!”  沈炼见齐宁虽然贵为锦衣候,却丝毫没有架子,急忙躬身道:“侯爷,是夫人派小人过来,问问侯爷有没有时间,她在府里摆了席,还说有一坛珍藏了多年的佳酿,若是侯爷有时间,想请侯爷过去品酒。”又加了一句:“夫人本是要自己来,可是她说一个妇道人家,过来请侯爷有些不方便,所以派小人过来,还请侯爷见谅!”

打印 责任编辑:危奥维

?0?8 1996 - 传奇私服发布站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

联系我们 地址: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:10086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