面向世界科技前沿,面向国家重大需求,面向国民经济主战场,率先实现直播APP科学技术跨越发展,率先建成国家创新人才高地,率先建成国家高水平科技智库,率先建设国际一流直播APP科研机构。

——「新浪中医 站无不胜 百站百胜」

首页 >中国健美操协会网

传世sf

2020-06-01 07:05:53 传世sf
【字体:

语音播报

  PS:公众号里向大家说明了,带伤去北京接受郭靖宇导演和小吉祥天老师的亲自指导,受益匪浅,近日已经返回家中,更新正式恢复正常!  齐宁微微颔首,这才向沈凉秋道:“沈将军,方才你欲言又止,是否有什么想说的?既然镇国公请旨令秦法曹也协理办案,你大可以将事关大都督的事情都说出来,或许对查清事情真相大有裨益。”  齐宁含笑道:“你能猜到这些,其实也不算意外。”  齐宁摇头道:“本侯此行十分隐秘,并无对外张扬,而且都是乔装打扮入城,就是不想惊动太多人。”微皱眉头:“这陈庭可是东海刺史?”  虽然仗着对海域的熟悉,能够暂时躲避水师的围剿,但时间一长,双方后勤补给的差异,一旦让水师下定决心要将这股海匪剿灭,那么黑虎鲨最终的结局几乎是可以想象,只要澹台炙麟有足够的耐心,甚至不必亲自动手,海匪内部也会因为环境恶劣而出现内讧。  如果陈庭事先早已经知晓,而眼下表现出的逼真反应,那也只能说这位刺史大人的演技实在是了得。  两名侍女吓得收住哭声,沈凉秋沉声问道:“夫人在里面?”  “那一次并无找到黑虎鲨的踪迹,大都督心情也很是不好,但他是水军统帅,自然不能将心情表现出来给大家看,反倒是劝慰大伙儿,迟早要将黑虎鲨抓拿归案。”沈凉秋道:“此后大都督也并无表现反常,像从前一样在军中主持军务,只是偶尔独自饮酒,卑将与他在一起多年,知道他心中郁结,想要劝慰,但每次刚一提及,就被他打住,卑将也就不便多说。”摇摇头,道:“卑将以为,过了一些时候,大都督的心情会慢慢好转过来,前番从侯总管口中才知道,大都督回到古蔺城,饮酒更甚......!”  “确定没有其它地方可以进入?”  “自尽?”陈庭忍不住道:“侯爷,沈将军,大都督.....大都督难道不是遇刺?”

第九三零章 毒汤  他早知道澹台炙麟自尽而死,但是以何种方法自尽,也知道现在才知道。  沈凉秋犹豫一下,才道:“不到半年前,在城中抓获了几名行踪诡异之人,经过审讯,原来是黑虎鲨偷派人上岸打探消息的探子,大都督为了震慑海匪,将那几人全都砍了脑袋,用高木悬挂在了海边足足一个月。”  沈凉秋点头道:“侯爷所言正是。当年也幸亏老侯爷用兵迅疾,否则韩家只怕已经带着船队远遁,不过即使如此,当年韩家水军之中也有一部分仓皇逃窜,后来就成了东海的祸害,老侯爷花了多年时间才算平定。韩家落魄之后,海上贸易一度中断,朝廷也想重新恢复海上的贸易,但要想恢复海上的贸易,必须要依靠东海本地的豪族,他们熟悉东海,而且对海上的贸易方法驾轻就熟,老侯爷也深知这一点,所以......!”  “沈将军所言极是。”秦月歌道:“那卑职先去向吏部大大人们了解情况,侯爷,不知.....!”  齐宁知道荆寿说这话的意思,含笑道:“荆舵主不必担心,让丐帮为难的事情,我也不会让你们去做的。”他知道丐帮消息灵通,想了一下,才问道:“还有一件事儿,想向荆舵主请教。”  众人都是看着侯总管,聚精会神,一言不发,听侯总管描述当晚情景。  “此人既然才高八斗,甚至能与卓先生有交情,为何没有入朝为官?”齐宁有些疑惑。  “其实这是说给海上那些海匪所知。”荆寿轻笑一声:“这风声传开,必然会让黑虎鲨和他手下的人互相提防,黑虎鲨自然担心手底下有人会真的因为黄金官位而取了他脑袋,不过到现在为止,黑虎鲨应该还好生生地活着。”  沈凉秋道:“卓青阳先生才高八斗,乃是当世大儒,其实在他年轻的时候,就时常来到东海,那时候就与江漫天有交往。江漫天才学出众,据说江漫天幼年时候,还曾经传过神通之名,在东海算得上是声名远播。”

  大厅点着灯火,火光闪动,沈凉秋神情冷峻,陈庭则是毕恭毕敬。  齐宁目光环顾一圈,终于落在了角落处。  秦月歌看向沈凉秋,问道:“沈将军,你觉得有没有可能是黑虎鲨派人所为?”  侯总管几乎是带着哭腔道:“不好了,夫人......!”他情急之下,抬手向外指过去:“沈将军,夫人她.....她出事了!”  齐宁微微一笑,问道:“陈大人,本侯今天傍晚刚刚入城,距离现在只怕还不过两个时辰,却不知你是何时知道本侯会来东海?”  屋内十分昏暗,白麻掀开,下面自然是一具尸首,首先露出了澹台炙麟的发髻来,这时候后面忽然灯火亮起来,却是沈凉秋已经点着了油灯,手托着油灯靠近过来。  齐宁笑了一笑,韦御江已经道:“大都督乃是帝国名将,他突然过世,朝廷自然是要慎重对待的。”  齐宁微微颔首,这才看向手中提着包裹的那名吏部官员,吩咐道:“郑主事,大都督的遗体就交给你了。”  “原来如此。”齐宁微微颔首。  “如今要打听黑虎鲨的消息不容易。”荆寿道:“而且黑虎鲨与水师为敌之后,我们丐帮也就不去与那帮人接触,以免被卷入其中。”

  荆寿想了一下,才道:“黑虎鲨的名号,其实也就这两年才为人所知。”顿了一顿,低声道:“阁下自然知道养寇自重的道理。”  “说句实在话,这人到底是男是女,是老是少,我们到现在还是一无所知。”荆寿有些尴尬道:“苗八子活着的时候,还时常有海匪乔装打扮上岸来,我们......我们对他们的踪迹也是有些熟悉,多少还能知道一些海上的事情,但黑虎鲨上来之后,立刻就将矛头对准水师,坏了规矩,海匪上岸也就少了,好不容易上岸来,也被水师的人抓了起来,之后就只知道那黑虎鲨带人处处与水师为难,其他的消息已经很少得知。”他眉宇间略显疑惑,犹豫一下,还是问道:“恕我冒昧,阁下为何会对黑虎鲨如此感兴趣?”  屋门很普通,并没有太多的雕饰,两块厚门板关闭着,齐宁扫了一眼,看到屋门已经上了锁,也不说话,只是看向沈凉秋。  沈凉秋解释道:“大都督过世后,下官已经派人暗中去找了一副上好的棺木,只等朝廷派人过来之后,再行入棺。昨天半夜,卑将已经让人将棺木悄悄送了过来,眼下就停放在大都督遗体的院内,只等和夫人商量后,就.....!”  “与水师为难?”齐宁奇道:“此话怎讲?”  齐宁心中苦笑,人口失踪,其中明明大有蹊跷,却被村民们误以为是鬼魅作祟,只要触及到鬼神之说,又有谁真的会去细心调查。  齐宁奇道:“东海水师控制着东海,江家船队贸易,又怎能与水师少有接触?”  沈凉秋道:“卓青阳先生才高八斗,乃是当世大儒,其实在他年轻的时候,就时常来到东海,那时候就与江漫天有交往。江漫天才学出众,据说江漫天幼年时候,还曾经传过神通之名,在东海算得上是声名远播。”  沈凉秋摇头道:“大都督在书房悬梁自尽,当时门窗紧闭,形成无法进入的密室。”  齐宁点点头,沈凉秋已经抬手道:“侯爷请!”

  “是大患!”荆寿道:“去年的时候,东海水师的一处粮库被大火焚烧,虽然及时抢救,但粮草也焚烧了大半。”  齐宁身后一名官员已经道:“沈将军放心,下官擅长检验遗体,而且带了工具前来。”右手提了提,手中却是拿着一只包裹。  沈凉秋一怔,齐宁已经道:“当年是金刀老侯爷领兵征讨东海,一将功成万骨枯,平定东海,却也是让澹台家在东海结怨无数。”  在这里先要向大家道歉,半个月没有更新,实在对不住。写过请假条,公众号也详细说明过,沙漠因病做了手术,住院十余天,刚刚出院两天,两处刀口还在恢复愈合中,实在是对不住大家了。这几天刀口还疼,因为手术地方不大好,愈合的速度也慢,所以这几天我能写多少就更多少,还请大家体谅,熬上几天,等病体恢复,一定疯狂码字弥补过来,再次向大家表示歉意!  “水师这边瞧见黑虎鲨壮大起来,自然容不得他,出兵围剿,可是这黑虎鲨异常狡猾,水师几次出兵,都是铩羽而归,据说连黑虎鲨的影子都瞧不见。”荆寿脸上不无赞叹之色:“自那以后,水师和黑虎鲨就彻底结仇了。”  堂堂金刀候世子、东海水师大都督,如今却是静静地躺在这里,确实让人唏嘘不已。  沈凉秋一怔,齐宁已经道:“当年是金刀老侯爷领兵征讨东海,一将功成万骨枯,平定东海,却也是让澹台家在东海结怨无数。”  屋内十分宽敞,但摆设却很简单,左侧靠窗户附近,摆放着一张书桌,桌上散乱地放着书籍,距离书桌不过几步远的地方,靠墙放着一排书架,书架上摆放的书籍并不算多,此外在书房正中间,是一张小圆木桌,周边摆放着四张红木圆凳。  “与水师为难?”齐宁奇道:“此话怎讲?”  “老国公告之侯爷前来办案,担心人手不足,所以请旨,得到皇上允许,东海法曹司听从侯爷调派。”陈庭道:“下官这才将秦月歌带过来,侯爷有什么吩咐,尽管示下。”

打印 责任编辑:危奥维

?0?8 1996 - 传奇私服发布站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

联系我们 地址: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:10086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