面向世界科技前沿,面向国家重大需求,面向国民经济主战场,率先实现直播APP科学技术跨越发展,率先建成国家创新人才高地,率先建成国家高水平科技智库,率先建设国际一流直播APP科研机构。

——「新浪中医 站无不胜 百站百胜」

首页 >中国健美操协会网

传世开服网

2020-07-05 04:48:42 传世开服网
【字体:

语音播报

  萧绍宗距离皇帝六七步远,背负双手,却没有靠近过去行礼,只是冷冷盯着皇帝。   许多重臣不由皱起眉头,心想皇帝还是太过意气用事。  惊动天下的淮南王谋反一案,却是因为萧绍宗今日呈上的一道密旨,眼见得便要大翻转,淮南王从人人得而诛之的乱臣贼子,瞬间就要变成维护朝廷纲纪铲除奸佞的大忠臣,许多大臣只觉得实在有些匪夷所思,可是御内档有这道密旨的存档,没有皇帝的旨意,没有任何人能够擅自进入御内档,那么这道存档自然是千真万确。  萧绍宗淡淡笑道:“陌影处处算计,可却又处处破绽,此人胃口很大,但却不想沾染太多的麻烦。”  “启奏圣上,皇陵之变前,司马氏在朝野为非作歹,司马岚更是大权独揽在朝中排斥异己。”一名淮南王旧党官员高声道:“王爷那时候日夜忧心,他担心司马氏势力坐大,有朝一日会威胁到皇上,甚至会谋朝篡位,所以王爷一直在想办法铲除奸佞。臣等虽然不知先帝给王爷留下了密令,但也知道司马岚骄横跋扈,决不可让这奸佞在朝中妄为,是以都拥护王爷能够挺身而出,为朝廷锄奸。王爷定是看到司马氏日渐跋扈,所以才会在祭祀皇陵之时,安排了铲除奸佞的计划,只可惜......!”  “其实我算不得什么苦。”洪门道缓缓道:“至少我还有命活着回来,能够吃上京城灶儿巷的芝麻汤圆,上次我过去,一顿吃了六碗,我自己都不知道是如何走回来。”顿了顿,才道:“在北汉的那些年,我手底下最多的时候有一百三十七个人,我回来的时候,还活着的有六十二个人,他们是否还能回来,我不知道,但七十五个人永远也回不来,而且也永远不会有人知道他们的名字。”  “住手!”曲小苍赫然起身,厉声喝道:“小师妹,你要做什么?”  皇帝颁下的每一道旨意,在宫内的御内档都有存档,所以每一分旨意其实都是两份。  “整座京都的城防都掌握在薛翎风的手中。”萧绍宗平静道:“要完全掌控京都,必须要将虎神营控制在手中。”  洪门道微笑道:“只是希望过一段自己真正想过的生活,我已经收拾好,准备明天启程出发。”

  淮南王在祭祀皇陵之时,事先部署,在皇陵安排了刺客化装成龙虎山的道士,意图行刺司马岚夺权,虽说当时安排的刺客并没有直接刺杀皇帝,但在皇陵设下埋伏,甚至买通守陵卫,这本就是确凿无疑的谋反之举。  萧绍宗活不了多久,在他离世之前,直接将他置于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盯住,自然不用担心萧绍宗会有什么小动作。第一三四一章 血盟  焰摩瞳孔微微收缩,道:“如此说来,当初那东齐人刺杀萧光,倒真是差点坏了王爷的大事。”  群臣更感诧异,暗想萧绍宗被软禁在王府,怎地还会给皇帝上折子?他的折子里,却不知道是什么内容?  曲小苍瞥了洪门道一眼,两人一时都没有说话,良久之后,洪门道终于道:“我在西北待了很多年,那里飞沙走石,都说那边是苦寒之地,可是没有真正到过那边,永远不知道苦寒二字意味着什么。”  先帝过世之后,朝中两大实力泾渭分明,淮南王和司马氏针锋相对,朝中官员要在京中立足,想要像袁家那般居中却不为两派所针对,那实在是凤毛麟角的异数,必然要投靠一方作为依靠。  卢霄一怔,贵和已经将那道密旨存档送过来,卢霄接过之后,打了开来,看了两眼,犹豫一下,终是念道:“朕密令:淮南王与朕通脉血亲,忠君报国,他日司马氏但有谋逆之心,着淮南王护国保君,诛杀司马氏,钦此!”  萧绍宗距离皇帝六七步远,背负双手,却没有靠近过去行礼,只是冷冷盯着皇帝。

  皇帝想了一下,才道:“淮南王大忠大义,朕心甚慰。”叹道:“传朕旨意,淮南王忠君报国,蒙冤受屈,朕心不安,淮南王所负之罪,一应免除,其遗体移葬至皇陵,此外由淮南王世子承袭淮南王爵位。”  薛翎风对大楚有着绝对的忠诚,他年少便即上阵,在沙场立下的功劳不在少数,而且本人自幼熟读兵法,一身武艺在京城武将之中那也是名列前茅,这样的人有足够的威望统御手下的精兵强将。  一阵咳嗽之后,萧绍宗拱手道:“罪臣失礼,还请圣上降罪。”  洪门道神情恢复平静,微一沉吟,终是道:“回到京城,我每次睡着的时候,就会梦到北方的风沙,芝麻汤圆很好吃,可是......味道似乎还是及不上羊肉卷饼,更及不上撒上葱花的大宽面。”轻叹道:“所以我忽然明白,原来我骨子里已经习惯了那边的生活。有时候人真的很奇怪,每天都想逃离原有的生活,等到真的失去,才发现那才是自己最喜欢的。”  可此时执礼太监将那密令在朝中宣读出来,就等若是说皇陵之变真正的幕后指使者是先皇帝,如果确实如此,那么淮南王非但不是谋反之臣,反倒是为了保护大楚皇权挺身而出的大忠臣。  一切都很平静,没有人因为曲小苍的加官进爵而庆贺,而曲小苍从奉天殿受封回到神侯府,便径自来到了这件昏暗的小屋子。  洪门道微笑道:“只是希望过一段自己真正想过的生活,我已经收拾好,准备明天启程出发。”  萧绍宗叹道:“所以父王想要在皇陵之变发难,我虽然知道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,却也没有阻止。那时候朝中能够将司马岚实力逼出来的,也只有父王能做到。”闭上眼睛,道:“要除掉司马氏,就只能做出一些牺牲。”  萧绍宗摇头道:“司马岚被诛之后,我并没有立刻打开密令。司马氏在朝野有众多党羽,父王说司马氏一日在朝,我便一日不可打开密令,意思并不是说司马岚一死,我便可以立刻打开密令,而是要等到司马氏的势力在朝中确实没有了祸患。”  老太监道:“王爷曾经说过,如果在我们计划之中存有最大的隐患,就是锦衣齐家,只有齐宁还拥有破坏我们计划的实力,所以此人必须死,如此才不会出现王爷厌恶的变数。”

  皇帝下令之时,除了偶尔会召神侯入宫亲自派下任务,更多的时候就是派出心腹太监,利用这块皇敕令牌作为信物传达旨意,半块在皇帝的手中,另外半块则是在神侯手中,西门无痕的遗体回到京城之后,被西门无痕贴身携带的皇敕令牌自然被找了出来,在轩辕破不在京中的情况下,作为二师兄的曲小苍,自然而然地承担起保护半块皇敕令牌的重任,一直都是贴身携带,此刻皇敕令牌合二为一,也就证明贵和是奉了皇帝之命前来传达密旨。  “他没事。”曲小苍道:“你安心留在这里就好。”凝视着西门战樱的眼睛道:“你既然真的那样在乎他,自然该明白,他如果知道你现在被神侯府所保护,自然会很安心,可是他一定不想看到你自己折磨自己。你想见到他,总要活着才好,要活下去,就只能吃东西。”  整座京城已经是寂然无声,薛翎风骑马走在街道上,身后跟着四名侍从,这四名侍从当然都是好手,每天晚上,四人都是跟随薛统领经过熟悉的街道,他们习以为常,或许是这样的规律让他们近于麻木,又或者一天下来几人确实有些疲惫,所以侧后方出现的人影他们根本没有丝毫的察觉。  薛翎风的出身自然不弱,其父当年也是地方武将,太祖皇帝平定南方之时,薛家便归顺于大楚,其后薛家又成为锦衣老侯爷的部将,薛翎风年纪轻轻,便已经在沙场上立下了不少功劳。  “多谢皇上。”萧绍宗这才道:“罪臣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差,恐怕也活不了多久,若是突然有一天死去,这道密旨却始终没有呈上去,罪臣只担心父王的清白永远也无法恢复,所以这才斗胆向皇上奏明,今日当着满朝文武的面,将这道密旨呈奏皇上,也是希望大家都能够知道,父王并非谋逆之臣,他所做的一切,都是按照先帝的旨意去办。”  曲小苍沉默了一下,才道:“你已经回来了。”  “启奏圣上,皇陵之变前,司马氏在朝野为非作歹,司马岚更是大权独揽在朝中排斥异己。”一名淮南王旧党官员高声道:“王爷那时候日夜忧心,他担心司马氏势力坐大,有朝一日会威胁到皇上,甚至会谋朝篡位,所以王爷一直在想办法铲除奸佞。臣等虽然不知先帝给王爷留下了密令,但也知道司马岚骄横跋扈,决不可让这奸佞在朝中妄为,是以都拥护王爷能够挺身而出,为朝廷锄奸。王爷定是看到司马氏日渐跋扈,所以才会在祭祀皇陵之时,安排了铲除奸佞的计划,只可惜......!”  “父王若是知道我的计划,也定会欣慰。”萧绍宗目光深邃,神情冷峻:“对付司马岚,只能是萧光来出手。我幼时便与萧光相处,知道此人机敏过人,这样的人,绝不会允许司司马岚对皇权形成威胁,他一定会想办法除掉司马岚,而他要借助的力量,只能是齐家。”淡淡一笑,道:“齐景过世之后,我还在担心齐家就此衰败,不足以成为萧光的助力,想不到齐宁后来居上,这锦衣齐家代代出人才,却也是帮了我大忙。”  皇帝下令之时,除了偶尔会召神侯入宫亲自派下任务,更多的时候就是派出心腹太监,利用这块皇敕令牌作为信物传达旨意,半块在皇帝的手中,另外半块则是在神侯手中,西门无痕的遗体回到京城之后,被西门无痕贴身携带的皇敕令牌自然被找了出来,在轩辕破不在京中的情况下,作为二师兄的曲小苍,自然而然地承担起保护半块皇敕令牌的重任,一直都是贴身携带,此刻皇敕令牌合二为一,也就证明贵和是奉了皇帝之命前来传达密旨。  如今皇帝直接下旨,竟然将神侯之位赐封给曲小苍,着实出乎所有人的预料。

  老太监焰摩叹道:“司马岚所走的每一步棋,都在王爷的预料之中,只是为了铲除此人,竟是让老王爷.....!”  先皇帝没有让淮南王萧璋掌握过实权,朝中文武都知道原因,也都明白这是维护皇权的最佳选择。  先皇帝待淮南王虽然十分宽厚,赐予了大量的食邑,平常也是经常赏赐,但先皇帝一朝却从未让淮南王萧璋真正地参知政事,即使派给淮南王一些差事,也都是一些无关轻重的事情,淮南王从未进入过大楚政事核心。  “卢....卢爱卿,这道密旨存档,你念一下。”坐在龙椅上的皇帝吩咐道。  薛翎风为人沉稳,当年先皇帝要挑选一人守卫京城,得到老侯爷举荐,又经过重重考核,薛翎风终于被皇帝委以重任。  “世子,这里有一道折子,可是你派人呈上来?”执礼太监向边上一名太监使了个眼色,那太监立时捧着一道折子,快步走到萧绍宗面前,将折子递给了萧绍宗,萧绍宗接过折子,打开扫了几眼,道:“正是罪臣向皇上所呈!”  “曲小苍!”  “神侯果然好功夫。”贵和含笑低声道:“圣上有旨,完成任务之后,神侯带上东西亲自入宫受赏。”  有人心下感叹,虽说这位世子出身皇族血脉,乃是太祖皇帝的嫡孙,可是上天似乎并没有太过垂青于他,不但自幼就让他与病症相伴,更是让他生就一副矮小身材,全无淮南王那般身材高大相貌堂堂的气质。  曲小苍沉默了片刻,才道:“比起北方,神侯府现在更需要你。”

打印 责任编辑:危奥维

?0?8 1996 - 传奇私服发布站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

联系我们 地址: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:10086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