面向世界科技前沿,面向国家重大需求,面向国民经济主战场,率先实现直播APP科学技术跨越发展,率先建成国家创新人才高地,率先建成国家高水平科技智库,率先建设国际一流直播APP科研机构。

——「新浪中医 站无不胜 百站百胜」

首页 >中国健美操协会网

传世开服网

2020-07-05 06:29:58 传世开服网
【字体:

语音播报

  齐宁恰好瞟了一眼,瞧见她两团绵乳轮廓,鼓囊囊的隆起,喉头发干,身体一颤,田夫人这时候只想着赶紧解毒,低声道:“侯爷,那怎么办?能不能解毒?要不要.....要不要我去取药材来?”第五四八章 未雨绸缪  田夫人忙点头道:“是,这已经在酒窖里存了近十年,当年先夫在世的时候,他有个南疆的朋友送给他,说是这坛酒极其难得,饮下之后,比神仙还快活,延年益寿,据说这一坛子酒就要一百多两银子,先夫舍不得饮,一直存着,可惜......!”轻叹一声,随即笑道:“放在那里也是放着,恰好侯爷也喜欢喝两杯,所以让侯爷尝尝,看看味道如何。”  齐宁感觉这汉子有些眼熟,却一时想不起来,问道:“你是哪位?怎么认识我?”  ps:快月底了,月票数和前面相差不多,只要几十票就能连续踩掉好几个人,恳请大伙儿帮帮忙,往上冲一冲。  齐宁倒也有些意外,问道:“还有别人?”  吃过午饭没多久,段沧海竟是从黑鳞营回来,齐宁见到他,大是欢喜,今时不同往日,以前这段沧海是锦衣侯府的侍卫长,如今训练黑鳞营,也算是黑鳞营的实际统领,令人上茶来,段沧海见齐宁如此,倒有些不好意思。  齐宁深吸几口气,那凉水灌入腹中,一瞬间似乎有些作用,但是只片刻见,欲-火再次升起,苦笑道:“这可是要了命了,妇人,那南疆人怎地送你丈夫这样一坛酒......!”  齐宁知道再想轻易碰到这美妇人已经不容易,只能收回手,低声问道:“夫人是不是责怪我?”

  齐宁道:“黑鳞营的兵饷以后直接由户部拨发,这两天之内,应该就能拨发下去,反正我已经留了话,给他们几天时间,如果还在耽搁,你直接拉一些人过来,我带你们去户部催要。”  田夫人苦恼道:“侯爷,我们田家药行做药材生意,结识的大夫也不在少数,不瞒你说,先父亡故之前,还真托关系,从太医院请了一名御医偷偷为芙儿瞧病,那御医开了好些药方,我们也花了不少银钱,可却都是没有一丝好转,那御医最后也是束手无策。”幽幽叹了口气,道:“田家也不知道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,芙儿身患怪症,先父亡故......!”说到这里,泪珠儿又从眼角滚落下来。  齐宁睁大眼睛,问道:“三娘,你是说......以后还能给我你身上的东西?”  段沧海笑道:“兵部那边是金刀候的人,我还一直都担心,以后并不会对我们指手画脚,这下子倒好,以后不需看他们的眼色。”随即皱眉道:“侯爷,兵饷不知道何时能拨下来?短时间,卑职还能顶得住,但时间长了,只怕人心不服。”  齐宁在屏风后面收拾好,这才出来,想到刚才香艳之景,有些留恋,却又有些尴尬,见到田夫人已经收拾好,正端庄地坐在桌边,从背后瞧去,腰肢如柳,圆臀丰满,轻步走过去,在桌边坐下,瞧了田夫人一眼,见田夫人俏脸微红,不过神情却已经缓过来,还真有些不好意思,轻声道:“夫人,刚才......!”  “夫人......!”齐宁喘着粗气道:“我....我实在对不住......!”  齐宁点头道:“我理会得了。”  齐宁一听回答,脑中立时便浮现出这美妇人只剩贴身小衣,躺在榻上分开修长双腿,纤指没入其间,妩媚娇娆、颤抖呻吟的香艳娇态,这时候恰好田夫人又拼了最后气力迅速捋动一番,齐宁脑中显出自己按在这腴美妇人娇躯上狠命奋战的情景,一时间再也控制不住,喷薄而出。  齐宁感受着田夫人那绵软的弹性和质感,这时候反倒是再也忍耐不住,低吼一声,猛地起身,田夫人瞬间明白过来,知道事情不妙,立刻松手,另一手猛力一推,转身便要跑,齐宁却是速度极快,已经从后抱住美妇蛇腰,向前已经将田夫人压在了竹榻上。

  “这酒.....!”齐宁苦笑道:“夫人就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对劲?”  田夫人心下一暖,点了点头,起身来,道:“侯爷,那我现在带你去。”想到缠绕田芙多年的怪症有希望医治,心下激动无比。  田夫人摇了摇头,道:“也算不得眼盲,可.....可是与眼盲也并无多大区别,无论瞧什么,都是迷迷糊糊,我便是站在她眼前,她只看到身影,却看不清楚样貌,而且.....而且每隔些时日,她便全身发烫,浑身抽搐,总要两三天才能缓过来.....!”珠泪从眼角滚落,自责道:“都是我没有照顾好她,我便是用自己的性命换她双眼好起来,那也心甘情愿。”  “哦?”  齐宁只瞧了一眼,便感觉浑身一阵痉挛。  她看起来春风满面,那张成熟美艳的俏脸一笑起来,娇美动人。  可是想到竟然要用自己去为齐宁解毒,田夫人自然是万万不能答应,她并非轻浪-妇人,对贞名看得极重,这几年觊觎她美色的人不在少数,向她私下表示过爱意的自然也不少,却都是被她疾言厉色拒绝。  今晚还有一更!

  “小人是田家药行的,以前.....以前有眼无珠,冒犯过侯爷.....!”汉子有些尴尬:“小人姓沈,叫沈炼!”  田夫人不是傻子,反倒是个极有心思的妇人,堂堂锦衣候,与自己无亲无故,却帮着自己打通了太医院,若说对自己没有半点意思,那是鬼也不信,轻声道:“侯爷.....侯爷的恩德,民妇难以报答,除了.....除了那个....那个事儿不成,民妇会竭力报答的......!”  “侯爷,你.....你别误会。”田夫人只怕齐宁误会,忙道:“我有.....我有别的法子,可是......可是出了这个门,侯爷.....侯爷忘记就好......!”话一出口,心下又有些懊恼哦,暗想自己怎地会主动提出来,脸上火辣辣的,可又想到齐宁身中催情毒,为了以防万一,就算委屈一些也没有法子。  田夫人不是傻子,反倒是个极有心思的妇人,堂堂锦衣候,与自己无亲无故,却帮着自己打通了太医院,若说对自己没有半点意思,那是鬼也不信,轻声道:“侯爷.....侯爷的恩德,民妇难以报答,除了.....除了那个....那个事儿不成,民妇会竭力报答的......!”  段沧海行伍出身,本也是喜欢逞强斗狠之辈,听齐宁要带队去户部讨饷,兴奋起来,差点就要撸起袖子,道:“侯爷,我这就回去准备,挑选一些精干的弟兄,要多少人手?带上两百个够不够?”  段沧海行伍出身,本也是喜欢逞强斗狠之辈,听齐宁要带队去户部讨饷,兴奋起来,差点就要撸起袖子,道:“侯爷,我这就回去准备,挑选一些精干的弟兄,要多少人手?带上两百个够不够?”  “夫人......!”齐宁喘着粗气道:“我....我实在对不住......!”  齐宁笑道:“珍藏多年的好酒?是真是假,你们家夫人怎地变得如此慷慨?”心知田夫人还是为了太医院的事情,心想反正晚上也并无其他事情,过去转转也无不可,点头道:“你先回去吧,我待会儿自己过去就好。”  田夫人一怔,道:“侯爷要见芙儿?”

  田夫人被人夸赞倒也不是一次两次,可这回却感觉心下一跳,莫名波动起来,四下幽静,鬼使神差道:“侯爷.....侯爷过奖了,我......我人老珠黄......!”  “是啊。”田夫人忙道:“已经珍藏多年,我知道是好酒,所以......!”  “那可没有。”齐宁一只手在田夫人肩头轻轻抚动,田夫人肤若凝脂,触手温暖光滑,似乎比上等缎子的触感还要好出许多,轻声道:“头一次见到夫人,还以为夫人只有二十来岁......!”  段沧海低声道:“侯爷,皇上让黑鳞营重建,莫非就想到过这一点?他是否也是担心司马家会叛乱?”  田夫人睁大眼睛,泪迹未干,梨花带雨,楚楚动人,问道:“侯爷,你是说.....你是说那位高人解了疫毒?”  “司马岚会借这次机会,拼命打压户部,然后将自己人安置在户部当中。”齐宁冷笑道:“窦馗有淮南王死保,皇上也不想让淮南王这边实力太弱,所以窦馗应该能挺过这次风雨,但他手底下的人必会折损不少。”  她禁不住加快速度,谁知狠套片刻,依然没有动静,有些沮丧,手上发酸,低声道:“侯爷,是不是.....是不是出不来?我手臂好酸。”  田夫人笑眯眯道:“哪有,这市井百姓中,又有谁有资格敢陪侯爷?”

打印 责任编辑:危奥维

?0?8 1996 - 传奇私服发布站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

联系我们 地址: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:10086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