面向世界科技前沿,面向国家重大需求,面向国民经济主战场,率先实现直播APP科学技术跨越发展,率先建成国家创新人才高地,率先建成国家高水平科技智库,率先建设国际一流直播APP科研机构。

——「新浪中医 站无不胜 百站百胜」

首页 >中国健美操协会网

新开传奇私服

2020-05-21 00:20:48 新开传奇私服
【字体:

语音播报

  轩辕破放下茶杯,道:“神侯府已经派了两拨人先赶往千雾峰那边,我和小师妹是最后一批赶过来,沿途一直收到那边的消息,得知那边食物吃紧,撑不了多久,适巧经过成都,所以才来和韦大人商议,顺便看一看侯爷是否在成都。”  齐宁心中其实对于黑莲教的恩恩怨怨也并无太大的兴趣,他亲眼见过黑莲四使之一的毒使秋千易,为人阴毒,是以对黑莲教也并无多少好感,黑莲教是生是死,齐宁本身也并不关心。  过年期间,尽量会保持更新,这一更先送上。  齐宁点头道:“不错,事情定然是如此。王爷,上次你也说过,成都刺客横行,咱们在蒹葭馆,更是被刺客潜入进去,意图行刺王爷和我,依芙更是差点命丧刺客之手.......刺客最终失手,定然是不甘心,所以才盯上了世子。”  轩辕破扫了地上那两具尸首,问道:“这两人是被何人所杀?杀人者,自己站出来。”  “大伙儿都以为,刺客失手,所有的刺客俱都命丧当场,城中加强了戒严巡逻,对方短时间内绝不敢轻举妄动。”齐宁缓缓道:“可是这帮刺客却显然是十分狡猾,越是所有人都以为他们不敢轻举妄动之际,却偏偏在这种时候出手。”轻叹道:“世子身份尊贵,当然会被刺客盯上,也被他们找到了机会。”  轩辕破纵马到得营地边上,早有数人手持兵器迎过来,厉声道:“什么人?”  他自然知道韦书同是在讨好齐宁,淡淡一笑,道:“韦大人,聚集到西川的江湖人马,目下大都已经赶到千雾岭附近一带,这帮人自然不可能携带粮食在身上,而且据我们观察,千雾岭地处偏僻,方圆几十里地之内只要极为少数的零星村庄,根本无法供应那么多人马的食物。”  “挑拨离间?”李弘信看向齐宁。

  李弘信皱眉道: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  虽说神侯府戒令森严,可是齐宁很难想象这些人真的都会老老实实服从于神侯府的安排。  齐宁何等精明,听话听音,也明白了李弘信话中意思。  轩辕破道:“诸葛天英剑术比不了他的父亲,但是手腕却高明得多,经过多年的消化,加入金剑盟的各剑派实际上已经被彻底融入金剑盟,完全被诸葛一族所控制,现如今的金剑盟主诸葛长亭在剑术上胜过其父,手腕也是不弱,可谓文武双全,所以当年签订铁血文,金剑盟成为八帮十六派之一,如今势力范围遍及荆北一带,不可小觑。”顿了顿,才道:“八帮十六派,那都不是泛泛之辈。”  轩辕破含笑道:“侯爷放心,此番江湖各路人马集结至此,人手众多,这其中多得是能人异士。前番得报,五行门已经派出人手,潜入山中勘探地形,五行门最善于打然地形,多少还是能够掌握一些情况。”顿了一下,“据我们所了解,黑莲教的总坛设在雾隐峰上,只要能攻上雾隐峰,便大功告成。”  却见到西门战樱端了托盘过来,上面有三碗茶水,一脸不快地将茶水放到桌上。  西门战樱隐隐感觉到轩辕破这话里有深意,可一时却又偏偏体会不出,忍不住瞥了齐宁一眼,却见到齐宁一副若有所思模样,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。  杀死李源,既可以为依芙被刺报仇雪恨,同时又造成西川两大巨头的水火不容,可谓是一箭双雕。  “下官明白。”韦书同变得神采奕奕:“侯爷,下官手底下,倒也还有些能用之人,有些事情办起来,倒也不麻烦。”  他此时才明白,为何看到这群紫衣人,竟有熟识之感,却原来是五毒宫的人。

  齐宁看在眼里,这五毒宫和天鹰堡的人虽然看上去都是桀骜不驯,但在轩辕破面前,显然都是压住了性子,表现得颇为谦恭。  吴夫人却是低着头,丰满娇躯微微颤动,并不敢说话。  韦书同想了一下,摇头道:“王爷的吩咐,下官本该遵从,只是西川诸事繁忙,没有皇上的旨意,下官不敢轻易离开。王爷既然还在怀疑下官,下官也无从辩驳,就算这样进京,又能如何?不知王爷可还有其他的证据证明凶手是下官?”  韦书同被李弘信抓住杀妻把柄挟持,虽然许多事情上无奈配合,但显然心里对李弘信也是痛恨不已,此番自己表态支持韦书同,韦书同有了靠山底气,自然敢于和李弘信针锋相对,而李弘信酒楼问罪,直接让两人撕破脸,水火难容。  他是先帝委派的西川刺史,如今新皇登基,一朝天子一朝臣的道理他自然懂的,自己的位置是否还能坐稳,实在是未知之数,而这位锦衣候不但是帝国四大世袭侯爵之一,瞧情势,新皇帝不但拍锦衣候为钦差,甚至还想让齐宁主持攻打千雾峰,由此可见此人确实是新皇宠臣。  “下官明白。”韦书同变得神采奕奕:“侯爷,下官手底下,倒也还有些能用之人,有些事情办起来,倒也不麻烦。”  从旗子的高低大小,其实也能看出各门派在江湖上的地位。  韦书同神情冷淡,道:“王爷不是说过,西川有地藏一党在欲图谋反吗?蒹葭馆行刺,自然是地藏所为,那么世子被刺,自然也与地藏脱不了干系。”  韦书同微皱眉头,尚未反应过来,轻声道:“侯爷说的是......?”  西门战樱显然对轩辕破还是有些忌惮,狠狠瞪了齐宁一眼,起身扭着大屁股去倒茶。

  齐宁神情肃然,道:“王爷,不偏不倚我能做到,但是主持公道,我只怕心有余而力不足。我并非刑部中人,不擅长这类事情。”  一路西行,越靠近西边,人迹便越加稀少,有时候大半天也瞧不见一处村庄。  轩辕破淡淡道:“不是怕我,我也不需要他们害怕,我只要他们守规矩。小师妹,神候或许没有对你说过,当年神侯府创立之后,为了维护江湖秩序,震慑这帮人,也是付出了惨重的代价,神侯府死伤了无数人。如今神侯府定下的规矩,每一条都是用许多人的鲜血写下来,所以但凡是神侯府的规矩,任何人触犯,也要付出他们应该付出的代价,我们这些人,就是要维护这些规矩而存在。”  韦书同接下来必定要与李弘信生死相搏,若是韦书同取胜,拿到罪证,西川李家自然是必死无疑,而李弘信若是真的搞掉韦书同,那么朝廷也就等若是找到了西川李家的谋反之名,无论什么结果,李弘信已经被齐宁设计进入了死局。  “王爷,当日在场听到这话的,可不是只有我们三人。”齐宁皱眉道:“若这这样说,连我也要被怀疑进去了。我还记得,当时边上还有不少侍女,她们就在旁边服侍,王爷的话,她们也听到。”  韦书同道:“若是找到真凶,自然要仔细审问,然后按照国法处置。”  “那就多谢韦大人了。”轩辕破立刻谢道:“韦大人运送过去的粮草,都登记在册,到时候我会带回京城交给户部,等若是朝廷预先支取。”  齐宁虽然早就看出韦书同和李弘信关系暧昧,却没有想到韦书同竟然是被李弘信抓住杀妻把柄作为要挟。  “李源虽然顽劣,但并非大奸大恶之徒。”李弘信语气变得森然起来:“韦大人,本王想问你,他到底何处得罪了你,你要对他下此死手?又或者本王是哪里做的不周,你要让本王断子绝孙?”

  李弘信点头道:“韦大人说的极是。”瞥了齐宁一眼,才道:“今日邀请刺史大人和侯爷过来,就是要搞清楚此事。”顿了一下,才冷冷道:“刺杀李源的凶手,已经找到,而且现在就在这里。”  轩辕破含笑道:“侯爷放心,此番江湖各路人马集结至此,人手众多,这其中多得是能人异士。前番得报,五行门已经派出人手,潜入山中勘探地形,五行门最善于打然地形,多少还是能够掌握一些情况。”顿了一下,“据我们所了解,黑莲教的总坛设在雾隐峰上,只要能攻上雾隐峰,便大功告成。”  齐宁顿时对这些江湖往事大感兴趣,笑道:“这些剑派结盟至今数十年,倒也牢靠。”  轩辕破道:“这中间只怕是有误会,王爷息怒。”  轩辕破摇头道:“具体多少人,也是尚未得知,但人数必然是比我们少很多,在人数之上,我们占据了绝对的优势。”  “李源虽然是次子,但是长子既去,我便一心想将李家延续的希望放在了他的身上,为此对他也是多有放纵。”李弘信此时却已经手上发抖,拿在手中的粥勺抖动,似乎是握不稳,只见他缓缓抬头,神情憔悴至极,但眼眸却还显得颇为平静:“他做了不少错事,我也疏于管教,只是我却没有想到,会有一天,我会送走自己的第二个儿子!”他发出一声怪笑,显得异常凄然:“我李弘信竟然断子绝孙!”  他这般说,显然也是在威胁韦书同。  轩辕破一抖马缰绳,缓缓靠近过去,齐宁等人也跟随上去。  而营地上,却是插满了旗子,夜风之下,众多旗帜在风中飘扬,猎猎作响,这些旗帜五花八门,形状不一。

打印 责任编辑:危奥维

?0?8 1996 - 传奇私服发布站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

联系我们 地址: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:100864